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高级搜索 关闭
起底币圈地下骗局:传销币、资金盘横行 百亿财富被黑手收割
在币圈,传销币、资金盘、空气币、虚假宣传等套路,层出不穷。
从“稳赚不赔”“日分红11%”到“100%全额返佣”,骗子们的手段不断翻新,收割韭菜的镰刀霍霍作响。
在诱人的利益前面,有无知者不幸上套,也有人明知有诈,仍愿意以身试险。
然而,这是一场极其危险的游戏。倾家荡产,欲哭无泪,往往是参与者最后的结局。

01 传销币

“我这边有一个赚钱的好项目,推荐给你。”去年8月,西安国企职工卫景明,收到了同事的一条微信。
这个项目名为MCC,中文名叫“矿工经典币”。 卫景明被告知,MCC是一个基于区块链项目Mchain发行的代币,而区块链,则是“未来的大势所趋”。
“绝对不会亏钱。你只投资‘云矿机’,不做推广,三个半月就能回本。”同事告诉他,“你也可以像我一样,多介绍别人投资,这样赚钱会更快”。
很快,卫景明收到了同事发来的一份Mchain白皮书。
这份白皮书排版粗糙、错别字频出。它介绍称,Mchain是一个服务于博彩、游戏行业的“社区”与“生态系统”。用户可以有三种基于Mchain赚钱的方式:买矿机、做推广与炒币。
其中,炒币是Mchain官方最不推荐的,因为“高投入、高风险”。而Mchain官方鼓励的,是“买矿机”与“做推广”。
所谓的“买矿机”,是指向Mchain官方申购“MCC云矿机”。它们的售价从5500元到18万元,越贵的产币量越高。价值18万元的“MCC云矿机”,每日可产币28.96个,按每个60元计,回本时间是104天。
但这些云矿机,更像是一个可“凭空产币”的虚拟账户。Mchain也从未介绍过自身的挖矿机制。
“不公开挖矿机制,直接出售矿机特别是无实体的‘云矿机’‘云算力’的,基本可以被认作是传销币、空气币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区块链从业者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。
尽管与IPFS毫无关联,Mchain还曾推出过号称基于IPFS挖矿的实体矿机。它的定价高达6300元,并额外收取0.5ETH的托管费,远超市面上常见的IPFS矿机。
而其搭载的独家功能,令人啼笑皆非——插上U盘,可作为MP3播放音乐。

Mchain白皮书中给出的收益渠道与矿机回本周期
Mchain的另一种赚钱门路,是“做推广”。推广者在完成“3000币”(人民币18万元)的推广量后,将升级为“A1”等级,可获得24%的推广收益。而最高时,返佣可达36%。此外,在“下线”获得推广业绩后,“上线”也能获得佣金。
设置入门门槛,鼓励投资者拉下线,提供高额多级返佣……这一模式与传销无异。
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,Mchain的白皮书,回避了区块链白皮书中最重要的信息——技术架构与团队成员。而白皮书全篇最大的“亮点”,不过是Mchain在纳斯达克投放的大屏广告。

Mchain在白皮书中还为读者留下了上述“课后作业题”
在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骗局之后,卫景明劝同事“回头是岸”,却毫无效果。
2018年9月,Mchain宣布被美国SINOC集团收购。SINOC曾打着“IPFS社区”的旗号出售矿机,被后者打脸。在币圈,它的名声也不好。
但卫景明的同事已经身陷其中。他在朋友圈高调宣布:“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卖矿机了。”
打着数字货币、区块链的旗号,行传销之实,Mchain不是第一个,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以第一代传销币维卡币(OneCoin)为例。
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相比,它的技术机制不明,代码不开源,交易记录不可查询。此外,它设置了多层级的会员体系,存在“入场门槛”与“拉人头”机制,拥有明显的传销特征。
而维卡币的受害者颇多,该项目仅在中国的涉案金额,就高达150亿元人民币。
就在几天前,美国FBI宣布,已逮捕维卡币头目康斯坦丁·伊格纳托夫。

02 资金盘

除了传销币横行,币圈另一个让人深恶痛绝的乱象,是资金盘肆虐。
“现在,币圈最火的资金盘项目就是PlusToken。”投资该项目的张晋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PlusToken自称是一个“多币种跨链钱包”与“去中心化交易平台”。在宣传资料中,PlusToken则将自己称为“数字货币的余额宝”。
“跟其他钱包不同的是,PlusToken可以开启一个名为‘智能狗’的功能,自动‘搬砖套利’,月收益高达10%-35%。”张晋说。
所谓“自动搬砖”,指的是当某一币种在不同平台出现差价时,系统可由低价平台买入,在高价平台卖出,以赚取差价。
而要开启这个功能,需要给钱包充值价值500美元以上的数字货币。
PlusToken用户群内的“投资老师”婉清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,“在PlusToken上存入100万等值代币,开启‘搬砖套利’,并将收益复投,一年就可以赚到700多万。”
PlusToken宣称用户随时可以提币离场,却设计了一道提币门槛——28天内提币,收取5%手续费;28天后,收1%。“目的就是让用户把币多存几天。”张晋说。
资金盘与传销不分家。PlusToken也采取了传销的多级返佣机制。
PlusToken的推广者,拥有十级返佣奖励。“直推一层”返佣高达100%,二层到十层返佣均为10%。
“你可以大号只充500美元,开启‘智能狗’,用小号做搬砖,加上返佣,就能有双倍收益。”婉清解释道。
在高额返佣之下,邀请投资者加入PlusToken,也能获利颇丰。“假设你拉来了10个有效用户,每人都充500美元‘入会费’,你每月也能有500美元的收益。”张晋说,“这也是到处有人发PlusToken的邀请码的原因。”
然而,天下真有这样的好事吗?

“现在币圈交易所之间的差价非常低,而且很快就会被填平,根本不可能有10%以上的月收益。”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员孙达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在他看来,PlusToken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资金盘,搬砖只是噱头。
在PlusToken之前,币圈最火的资金盘当属BHB。
2018年12月4日,“凤姐”罗玉凤发了一条微博,呼吁大家不要错过BHB。“三级返佣,日分红11%”的口号,令BHB进入人们视野。
为了拉到更多的投资者,BHB团队甚至喊出了“微信群满500人发100万现金”的口号。
持币分红,是币圈资金盘中最“简单粗暴”的模式,江湖人称“分红盘”。而不同于传销币骗局中的受害者,投身于资金盘的投机客,往往都自知风险。
但他们都相信,自己不会成为资金盘崩塌时的“接盘侠”。
亲眼目睹了BHB币价的一路走升,以及分红的节节攀高,玩家罗兴思也拿出5个比特币,加入到BHB的豪赌之中。“我清楚,这就是一场看谁跑得快的游戏。”他说。
但他没想到,崩塌来得如此之快。在经历了3个月的疯狂发展后,1月27日,BHB出现闪崩,一分钟内币价暴跌95%,韭菜们被无情收割。罗兴思的5个比特币,也在其中。
在BHB崩盘的同时,与其模式几乎相同的“分红盘”ZXC和LEX,也没能逃脱崩盘的命运。
在“富贵险中求”的信条下,一部分投资者因资金盘一夜暴富,但更多人,成为了牺牲品。

03 其他乱象

在许多从业者看来,区块链行业之所以饱受质疑,与“遍地开花”的骗子项目脱不开干系。
空气币、ICO骗局、项目造假、美女代投……币圈、链圈的骗局可谓花样百出。
2018年5月,深圳警方宣布侦破了“普银币”诈骗案。此案有3000受害者,涉案金额高达3.07亿元。
普银币是深圳普银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发行的数字货币。该集团宣称,这是“全球首个本位制数字货币”——“每一个普银币背后,都有对等实物藏茶作为抵押”。
然而,警方调查却发现,该公司在后台操控普银币的价格,而“实物藏茶抵押”并不存在。
除了普银币这样彻头彻尾的诈骗项目,还有很多区块链项目存在虚假宣传。其中,团队成员信息造假,是最常见的情况。
以影视链(MDC)为例,其白皮书中展示的两名团队成员,其实是同一人。他的背景身份也是虚构的。
区块链项目“MIROSKII”也是如此。在该项目白皮书中,房地产经纪人被虚构成多家网络公司CEO,律师被虚构成工程师。而事实上,该项目大多数团队成员的真实身份,是广告模特。
在币圈,另一个充满套路的领域,是“ICO代投”。

“9·4”之后,ICO在中国境内被定性为“非法集资”,但仍有国内投资者对ICO趋之若鹜。他们的选择,是“代投”。
不料,一些代投者会私吞份额,还有人直接卷款跑路。
在“代投跑路”案中,“李诗琴”案可能是最知名的一起。2018年3月,多位RFR(Refereum)投资者爆料,一位名为“李诗琴”的代投,在卷走1.8万枚ETH后拒不发币,并拉黑投资者。按当时币价,此事的涉案金额高达9000万元。
有投资者认为,“李诗琴”可能只是一个被精心策划出的假身份,幕后黑手另有其人。但直至今日,此案仍然是币圈的一个未解之谜。
骗子套现离场,投资者则欲哭无泪。在币圈,一个又一个早已归零的“死亡币”,如同墓碑一般警醒着后来者。
据Coinopsy网站统计,目前全球范围内已确认的“死亡币”达到了545种。
什么是“死亡币”?Coinopsy网站给出的定义,是已被遗弃、网站死亡、没有节点、钱包存在问题、社交网络停摆的数字货币。只要符合其中一个或多个特征,这个币种即可被宣判“死亡”。
在一些人看来,许多数字货币本身并无价值,是投资者赋予了它们价值。如果投资者全部离场,这些数字货币将全部归零。
“区块链是一个好技术,只是被那些心怀叵测的人用在了错误的地方。”面对种种乱象,有人这样评价道。
在利益面前,人性之恶被无限放大。后果,要所有人来承担。
2019年的数字货币市场,会迎来净化与重生吗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规则